现在位置:首页 » 经典舆论 »

读书笔记之把时间当做朋友

心岛发布于2021年01月05日  分类: 经典舆论  浏览:90 人次  评论:0 

截图录屏_选择区域_20210105225322.jpg

改变自己,就意味着属于自己的那个版本的世界将会随之而变,其中也包括时间的属性。开启自己的心智,让自己能够用最可能准确的方式思考、观察、记录、总结、分享和行动,那么自己的时间就会拥有不同的质量,进而整个生活都必然因此焕然一新。
找到问题的根源,就真的有了希望。

约翰·梅纳德·凯恩斯显然认真地考虑过这个问题,他说:“长期来看,我们都是要死的。
我觉得你的方法颇有些道理,但我不是很确定。问题在于,如果我决定使用你的方法的话,那么就好像是投资一样,是要投入时间、精力,甚至金钱的。如果在我根本不能确定我的这个选择究竟能给我带来怎样的结果的情况下,我就投入时间、 精力和金钱,那我不就是连傻瓜都不如了么?所以, 你必须告诉我, 你的方法到底是否真的有用?如果答案不是确定的,我才不会采取行动呢。

----但是,告诉了对方,对方对这个问题的信任程度或者说对讲话人的信任程度决定了他是否会继续听下去或者执行,所以,看似是心智力量起作用,但是对方人格、诚信对于接收者的影响也是重要的前提!
每个人所拥有的心智力量各不相同,而心智力量的差异会给每个人的一生带来无法估计的价值差异。我们已经看到了,面对相同的问题——“为什么要学习”,心智能力的差异竟然会使人们因为相同的理由——“不知道学习有什么用”——而做出竟然完全相反的选择。
心智力量的不同,最终会使一个人无论是在学习上、工作上,还是生活上与另外一些人相比可能产生不可逾越的鸿沟。
往往并不是有兴趣才能做好,而是做好了才有兴趣。

---因此,生活中对事情是否有兴趣并不重要,关键的是你能不能做好,足够好!

所有学习上的成功,都只靠两件事:策略和坚持,而坚持本身就是最重要的策略。
坚持,其实就是重复;而重复,说到底就是时间的投入,我是说,大量的时间投入。

---实际上就是一个事情:投入;投入时间和注意力。

事实上,没有什么要比发现、培养、呵护、调整自己的心智更重要的事情了。
一旦我们的心智出现了问题,我们就会因为错误的理解而做出错误的判断,因此浪费的时间往往不仅无法估量,更可怕的是,这种错误和浪费甚至可能根本无从知晓。
后来,一些研究同卵双胞胎的心理学家们通过大量的研究最终得出结论:
一个人的智商并不完全是天生的。如果一个人的智商全靠基因遗传,那么,同卵双胞胎的智商应该一模一样才对;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之后,这些心理学家们做出了个估计:大约 75%的智商是由基因遗传决定的,而其余的 25%则受后天环境影响。
---很惊喜的结论,也就是说我们普通人依然可以有机会通过后天的训练或者培养获得这种能力!

目前心理学家们正在广泛讨论的“弗林效应”( The Flynn Effect),指的是智商测验成绩逐代提高的现象。心理学家尤里克·奈舍尔( Ulric Neisser,康奈尔大学心理学教授)在一篇 1997 年发表于《美国科学家》杂志上的文章中报告说,“(智商)测验的成绩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正在显著地提高,但人们的智商是否也在提高仍然存在争议。”事实上,有统计数据表明 1972 年至 2002 年之间的30 年里,所谓“弗林效应”还一直存在。

事实上,这一切很容易解释清楚。人生初始,一个人的心智能力几近于零。新生婴儿几乎只有“反射”能力而已。饿了、疼了、冷了、热了……只要不舒服只有一种“反射”——哭;而舒服了、满足了,就产生另外一种反射——笑。而作为人类最终所必需的种种能力,新生婴儿实际上无一具备,他们只是具备获得那些能力的潜力而已。

然而,人类之所以与其它动物不同,原因之一在于人类拥有比其它动物更为发达的“大脑额叶”, 乃至于人类天生拥有比其它动物更为发达的学习能力。 通过“获取知识”、“应用知识”、以及同样需要学习才能获得的“抽象推理能力”,最终,一个人的心智可以被开启、培养、发展,可以被重建,再进一步甚至可以被反复重建。

我的基于观察的结论是,一个人的心智顶多有 1%是基因遗传决定的。新生的婴儿,但凡正常情况下,都具备人类天生所拥有的“反射能力”和“学习能力”。天生的“反射能力”或多或少在快慢上存在一些差异;而天生的“学习能力”也只是最基本、最原始的那种能力——比如,模仿相对更容易一些,而逻辑思考能力尚未形成。“反射能力”差一点,可能表现为“反应迟缓”,但这与最终一个人能够拥有的心智能力强弱程度并无决定性的联系,要不然就无法解释爱因斯坦这样被人们视为“天才”的人为什么幼时看起来却像所谓的“弱智”。最初的“反射能力”以及最原始的“学习能力”构成一个人心智最初的 1%;而剩余的 99%,实际上应该都是后天积累的才对。当然,到了十五六岁的时候,对于很多人来讲那 99%中的大部分已经积累完成了。

说通俗一点,心智这东西“上不封顶,下不保底”。心智一旦开启,就可能因学习而疯狂发展,而与此同时“学习能力”也会相辅相成地大幅增长;于是,心智可发展,可培养,可重建,甚至可以反复重建——谁可以封顶?然而,反过来,如若这过程中出现一些差错,那么心智就可能停滞发展,甚至倒退,弄不好“痴心不得反癫狂”,搞到进入负数的地步——谁又能够保底?

人与人之间心智的差异无法想象地巨大。中文里就有词这样形容:人们总是“视而不见”、 “听而不闻”——所终描述的都是大多数人缺乏心智运用能力而产生的种种形式不同却又出自同一本质的行为现象。

心理学家们认为,人之为人,在于我们具有特殊的“大脑额叶”,正因如此,我们才具备其他动物很难具备的一种能力——“反思能力”——也许恰恰就是人与猴子之间 3%不到的差异的具体体现。有了反思能力的人类,最终拥有了语言,发明了文字,形成了逻辑思考能力,最终拥有了强大的心智力量。

了解到自己竟然可以用自己的大脑控制自己的大脑之后,只需要牢牢记住一个事实就可以从起点不断进步了。这个事实是:这世界上有些事情或道理,1.实际上是正确的,我们也以为是正确的;

2.实际上是错误的,我们却以为是正确的;

3.实际上是正确的,我们却以为是错误的;

4.实际上是错误的,我们也以为是错误的。

那么,在第一种情况与第四种情况下,我们是安全的;然而,在第二种或者第三种情况下,我们将必然面临错误,并很可能因为自己的认知错误而付出惨痛的代价。

但无论如何,只要牢牢记住“我们的认知不仅可能也确实往往背离现实”这个事实本身,就已经足以保证我们不断进步了——我们因了解这个事实而已经拥有了良好的自省机制。

20200105/p32

你的大脑并不是你,你的大脑是(属于)“你的”大脑。

尽管你用它思考,好像它在指导你的行为,但是,你要明白你不应该隶属于你的大脑,而应该是你拥有你的大脑,并且应该是你可以控制你的大脑。

 不知道你看过那部著名的电影《美丽心灵》( A Beautiful Mind)没有?电影里的主人公约翰·纳什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他是历史上第一个广为人知的 “用自己的精神战胜了自己的精神病”的人。换言之,纳什通过挣扎学会了控制自己的大脑,不再为自己大脑中的幻觉所控制。

另外一个经典的例子是著名的心理学家维克托·弗兰克。他的父母、妻子、兄弟都死于纳粹魔掌,而他本人则在纳粹集中营里受到严刑拷打。有一天,他赤身独处于囚室之中,突然有了一种全新的感受——他突然想明白,“即使是在极端恶劣的环境里,人们也会拥有一种最后的自由,那就是选择自己的态度的自由。”

有这么个人,也许你知道他。在 1832 年,当时他失业了,这显然使他很伤心。他下决心要当政治家,当州议员,但糟糕的是他竞选失败了。在一年里遭受两次打击, 这对他来说无疑是痛苦的。 他着手自己开办企业,可一年不到,这家企业又倒闭了。在以后的 17 年间,他不得不为偿还企业倒闭时所欠下的债务而到处奔波, 历尽磨难。 他再一次参加竞选州议员,这次他成功了。他内心萌发了一丝希望,以为自己的生活有望了:“可能我可以成功了!”第二年,即 1835 年,他订婚了,但离结婚还差几个月的时候,未婚妻不幸去世。这对他精神的打击实在太大了,他心力交瘁,数月卧床不起。在 1836 年他还得过神经衰弱症。 1838 年他觉得身体状况好些,于是决定竞选州议会仪长。可他失败了。 1843 年,他又参加竞选美国国会议员,但这次仍没有成功。直到 17 年后的 1860 年,历经更多的磨难和失败之后,这个人当选了美国总统,他的名字是阿伯拉罕·林肯。可是他的噩运并没有结束, 1865 年,他被暗杀了。

还有更加夸张的。 心理学家斯科特·派克曾经详细记录他所遇到的最为严重的、最具戏剧性的案例。
那是一个 14 岁的男孩。 8 岁那年的 11 月,他的母亲突然去世。 9 岁那年的 11 月,他从梯子上掉下来,摔断了胳膊。 10 岁那年的 11 月,他骑自行车时发生车祸,造成头骨断裂,还伴有严重的脑震荡。 11 岁那年的11 月,他从天窗跌了下来,造成臀部骨折。 12 岁那年的 11 月,他从滑板上摔下来,导致手腕骨骨折。 13 岁那年的 11 月,他被汽车撞伤,造成骨盆断裂……

有两种办法很简单却又非常有效。第一种办法是当你面临尴尬的时候,记得一定要拿出纸笔来,把你所遇到的尴尬记录下来——当然,最好是记录在同一个本子里。这样的记录是非常有意义的。因为它会提醒你,这是你曾经遇到过的尴尬。如果你不用纸笔记下来,那你就肯定会忘的。然后还要养成习惯,定期拿出这个本子回顾一下。这个习惯往往会使你很有成就感的,因为你知道,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你已经有进步了,因为那个本子里记录过的很多的错误你都不再犯了——当然,不再犯那些错误的原因是因为你在不停地提醒你自己!

另外一个办法是,在面临尴尬的时候,尽量弱化你的痛苦。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要被你的大脑的直接反应所左右。要知道,你所面临的所有尴尬,最终肯定有一部分原因是你自己造成的。所以,没必要找借口,没必要抱怨别人,没必要觉得这世界就对你一个人不公平,要记得“你并不孤独”——肯定还有别人也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时间遭遇过同样的尴尬和痛苦。但是有多少人能像你现在这样平静地对待痛苦,而又清楚地意识到你不能被你的大脑的直接反应所左右呢?你这样一想,就释然了。只要你没那么痛苦,你的大脑就很难遗忘这个事件——更何况你早就把这个事件和经验记录在案了呢!想象一下吧,这两个简单的方法会在未来帮你减少多少麻烦,给你的未来节省多少时间!
提出“情商”( Emotional Intelligence)概念的美国著名心理学家戈尔曼( Daniel Goleman)曾做过一个关于“推迟满足”( Delaying Gratification)的实验。

找来一批四岁孩子,给他们每人一块糖,并告诉他们若能等主持人回来再吃这块糖,则还能吃到第二块糖。戈尔曼悄悄观察,发现有的孩子只等了一会儿便不耐烦,迫不及待地把糖塞进了嘴里;而有的孩子则很有耐心,而且很有办法,想出做游戏、讲故事之类种种方式拖延时间,分散注意力,最终坚持到主持人回来,得到了第二块糖。戈尔曼又对这批孩子 14岁时和进入工作岗位后的表现进行了跟踪调查,发现晚吃糖的孩子数学和语文成绩比早吃糖的平均高出 20%,而且意志坚强,经得起困难和挫折,更容易取得成功。

另外,一个人有无自制能力和此人是否有才华,其实是完全不相干的。古今中外这样的例子多了去了。写下“铁马云雕久绝尘,柳阴高压汉营春。天晴杀气屯关右,夜半妖星照渭滨。下国卧龙空误主,中原逐鹿不因人。象床锦帐无言语,从此谯周是老臣。”的温庭筠就是才华横溢而自制力从不争气的一个人。考了那么多年中不了进士就是因为考试作弊上瘾。注意,以他的才华,是从来不需要抄别人的。他是帮别人作弊上瘾,并且死活管不住。一上考场,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的卷子答完,然后把周围的人全帮上一遍——人送外号“救救人”。还有,这哥们只要能弄到钱,就一定去青楼花到欠债为止。都到了六十岁,还和一帮人酗酒嫖娼,结果犯了宵禁的法令,被虞侯打得鼻青脸肿……
耐心有着神奇的力量。当每个人都在拖延,最后又手忙脚乱的时候,你的生活却非常从容。因为你从一开始就知道你今天的所有轻松安逸,都可能是未来的成本;所以,你早就把一些轻松安逸安排到未来的某个时段,而心平气和地每天完成相应的工作。于是,你不仅从容,而且快乐。你会变成一个守时的人,一个生活有规律的人,一个身边的朋友都信赖的人。

提出“情商”( Emotional Intelligence)概念的美国著名心理学家戈尔曼( Daniel Goleman)曾做过一个关于“推迟满足”( Delaying Gratification)的实验。
找来一批四岁孩子,给他们每人一块糖,并告诉他们若能等主持人回来再吃这块糖,则还能吃到第二块糖。戈尔曼悄悄观察,发现有的孩子只等了一会儿便不耐烦,迫不及待地把糖塞进了嘴里;而有的孩子则很有耐心,而且很有办法,想出做游戏、讲故事之类种种方式拖延时间,分散注意力,最终坚持到主持人回来,得到了第二块糖。戈尔曼又对这批孩子 14岁时和进入工作岗位后的表现进行了跟踪调查,发现晚吃糖的孩子数学和语文成绩比早吃糖的平均高出 20%,而且意志坚强,经得起困难和挫折,更容易取得成功。
这个实验说明的是,要取得大的成绩就不能急功近利,不能为当前名利所诱惑,能按社会需要不怕挫折,坚持不懈奋斗是取得成就的重要因素。
事实上,“推迟满足感”是心智成熟的人必备的能力,也是需要挣扎和锻炼才可以习得的能力。在生活中,只有极少数人最终掌握了这种能力,也因此而与众不同,同时又往往令他人迷惑地感叹“我怎么看不出来他到底比我强在哪里呢?”其实,说穿了就很简单,掌握了“推迟满足感”之技巧的人早就有因此获得极大的、只有少数人才会获得的利益的经历。于是,他们最终表现为比绝大多数人“更有耐心”——甚至,惊人的耐心。这些耐心被用来不动声色地承受更多的打击和挫折,轻松坦然地面对更多的威逼和利诱;甚至,可能会仅仅因为他们惊人的耐心,那些打击和挫折对他们来讲不再称得上是打击或者挫折,那些威逼和利诱对他们来讲根本并不存在……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运气。我也一样。我的好运之一是竟然在差不多 5 年前的某一天在网上闲逛的时候看到了一本书,名字是《奇特的一生》 ,作者格拉宁, 1974 年第一次出版。这部被定义为一部以真人真事为基础的文献性小说讲述的是,一位苏联昆虫学家,亚历山大·亚历山德罗维奇·柳比歇夫2是如何通过他独创的所谓“时间统计法”在一生中获得惊人的成就的。

---这本书我还没读过,找一下,先存起来,回头读完这本书就继续开车读!

我有个朋友叫做时间。她跟我真可算作两小无猜,默默陪了 20 多年我才开始真正认识她。她原本没有面孔,却因为我总是用文字为她拍照,而因此可以时常伴我左右。她原本无情,我却可以把她当作朋友,因为她曾经让我明白,后来也总是经常证明,无论做什么事情,只要我付出耐心,她就会陪我甚至帮我等到结果,并从来都将之如实交付与我,从未令我失望。正是因为有了时间作为朋友,我才可能仅仅运用心智就有机会获得解放。

倒是我国古人看得开一些,认为“食色性也”,认为“食色”是人类固有的天性。其他的“贪婪”、“傲慢”、“嫉妒”和“暴怒”,如果深究其根源,最终也都是人性中固有的,哪怕叫它们为“原罪”也不过分。还有一项固有缺点——“懒惰”。我猜,没有人不懒惰。前些时候,我读到斯科特·派克的一段话,无比震憾。他同样认为“懒惰”是最终极的“原罪”。而对于“邪恶”,他的定义是:“所谓的邪恶,就是最赤裸裸的、厚颜无耻的懒惰。”这让我想起托马斯·索维尔的评论,他说,“那些被称为十恶不赦的坏人并不是‘坏’,是‘傻’,心智不健全而已。”“心智开启”的起点是“意识到可以自律”,而心智发展的过程就是克服懒惰的过程。常听说,“最可怕的敌人就是你自己”,这句话如果有道理的话,那个“最可怕的敌人”实际上应该指的是“你那无法控制的懒惰”。孙悟空可以七十二变,懒惰比孙悟空厉害,可以化身无数。它有着各种各样的面具,诱惑你抛弃你的朋友——时间。

与懒惰抗争、停止遗忘、坚持改变的工具,就是纸笔。那天,我看着那个黑色精装的笔记本,盯着一年多以前最后记录的日期,不禁发呆:我就是知道“与懒惰抗争、停止遗忘、坚持改变的工具是纸和笔”,所以才开始记录。
以前提到过人类的尴尬是:在整个人类发展到前所未有的高度的同时,每个人的心智成长却要从零开始——所以,很多人最终没有进化成真正意义上的人。而更尴尬的事情是,即便道理都明白,有的时候还是会一不留神就被自己的大脑控制。

20210106/p61

把每天的时间开销记录下来,一方面可以培养自己的成就感,另外一方面可以避免轻易地原谅自己。每天晚上睡觉前,看着自己的本子,发现今天做了很多事儿的话,一定会很开心。随着日子的推移,你的心里就会越来越踏实,哪怕不去翻阅,只须看看本子中边缘变得稍微有点儿黑的部分越来越厚,就会很有成就感。但是,如果你不记录下来,仅凭那靠不住的记忆,是不可能有这种实在的感觉的。
列表( List)从来都是最有效的组织工具之一。据说用来组织或者管理的列表可以分为很多种,比如,任务列表( Task list)、待处理列表( To-do List),还是核对列表( Check list)……尽管我个人觉得那么仔细地分辨这些概念没有多大意义,但我确实认为列表本身非常有用。而制作列表、运用列表确实是一种需要练习的重要能力。
事实上,“浪费时间”是相对于“成功、失败”对可悲结局更加简洁明了、准确直观并且更加意义深远的描述。“浪费时间”这个说法是基于过程的,“成功失败”这个说法是基于结果的。对一个血肉之躯的人来说,最终的结果其实只有一个,就是死亡。失败从来都不是结果,因为,绝大多数情况下,对大多数人来讲,失败并不意味着死亡。人做事的时候,成也好、败也罢,通常还是要继续活下去。 活下去, 就意味着说, 还要不停地做很多其他的事。 之所以人们总是说, “失败是成功之母”,估计是来自朴素的体验:一个人失败经历得多,经验就相对更丰富,而后就少犯错。 ——前提是,经验最好在自己死掉之前对自己起些作用。
---如此看来,失败并不可怕,只要活着就有机会,你要可以继续或者就有获取更多的希望和成长,就像任老爷子经常说的一样:“没有千疮百孔,哪来的皮糙肉厚,自古英雄多磨难!”。

一事无成的最根本原因就是因为放弃。放弃的方法有很多种,最常见的是“换一个更好的方向”。

—-这也正好解释了为什么上路的人那么多,最终走到尽头的人大部分时候不是最聪明的,反而是有些呆傻的人!

先判断你的这个列表所代表的那个任务是不是现实的,如果你真的觉得你能够、也应该完成这个任务,那就开始去做;并且一定要做到底。

我们一生做的事,大多都是一个试错( Trial and Error)的过程,对于人生,没有人能像解释数学那样给出普适的公式。永远记住,马上行动是最重要的。当然,有些时候,你必须拖延你的行动。比如,当你决定买个新潮手机的时候,故意拖延三个月,会让你享受更低的价格;如果你决定买一辆你非常中意的高级轿车,故意拖延上一年,也许就会让你意识到当初的审美观其实很有问题。我个人的经验是,对我个人来讲,所有的大额消费活动,乃至其他一切涉及金钱的活动,诸如投资之类,“马上行动”的建议肯定不适用。相反,这种情况下,一定要拖延,拖得越久越好——仅是我个人的经验。

—-说白了就是两个意思,一、对于学习或者进步的事情,立刻做、马上做;二、对于消费或者满足需求的事情尽量拖延,实行延迟消费策略!

人类之外的物种只能依赖最落后但被称为神奇的方式积累经验:基因遗传。 Terry Burnham 和 Jay Phelan 在《MEAN GENE》一书中提到,啄木鸟可以本能地采用最优算法获取食物——而一个 MIT 的数学博士面对同样的问题却不见得可以迅速解决。啄木鸟的小脑袋在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情况下,从何得知如何觅食的呢?答案是:通过基因遗传。

人类当然可以通过基因遗传积累经验。婴儿尽管没有见过蛇,但只要见到蛇就会嚎啕大哭;婴儿没有见过枪,但他们却不怕这个比蛇要可怕不知道多少倍的东西——人类祖祖辈辈被蛇咬过不知道多少次;然而,人们认识到枪的危险至今只不过 200 年不到,还没来得及形成可以通过基因遗传的“天生”恐惧。

文字的出现,使人类与其他动物区分开来。文字的出现,使得人类的经验积累不再仅仅依赖基因遗传。人类开始使用文字记录并积累信息、获得知识、传播经验……信息爆炸使得我们处于人类历史上进步最为惊人的时代,日新月异这个词已经不够——用“分新秒异”都不过分。

人类终于有了文字之后,并没有马上因此获得应有的恩惠。知识的传播与积累并没有一下子变得太过容易。从结绳记事到刻石颂德,从罄竹载罪到纶巾议论,从宣纸录史到革皮藏图,文字的载体从未易于保存、便于传播。小说《西游记》生动地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在文字传播极为困难的时代,获取知识(取经)有多么辛苦。

托马斯·索维尔曾经慨叹达尔文的伟大,说:“达尔文不仅是生物学上的,更是人类思想发展史上的一个界标”。达尔文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几乎是我们所能知道的第一个有完善的能力,可以用跨越长达几百万年的时间跨度,并彻底摆脱“个体感知”的局限去“正确地思考”问题的人;也因此使得后来无数的人可以“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建立并完善一种突破人类个体局限的系统的思考方法——“科学方法”( Scientific Methods)。

1859 年 11 月 24 日,在经过 20 年小心谨慎的准备之后,达尔文出版了《物种起源》。第 1 版印了 1250 本,在 1 天之内销售一空。然而,这并不意味着达尔文“胜利”了,宗教“失败”了。

达尔文逝世后的第 43 年, 《物种起源》问世的第 66 年后,即 1925 年,美国田纳西州的一位中学教师约翰·斯科普斯,因在课堂上讲解达尔文进化论而成为被告,被告上了法庭,推上了审判台,最后被处以 90 美元的罚款 ——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猿猴诉讼案”( The Scopes Case, also called“Monkey Trial”) 。

每个人内心都充满了恐惧,所有的恐惧其实都源于我们害怕未知。于是,恐惧是永恒的,因为我们永远不可能什么都知道。托马斯·索维尔的类比特别精巧。他说,在茫茫而又无限的未知空间里,我们的“知识”只不过像其中的星球一样,而星球与星球之间的空隙不知道要比那些星球本身大出多少倍。所以,我们需要“信仰”、“希”、“爱”、“奇迹”,甚至子不语之“怪力乱神”等被学者们称为“必要之幻觉”( Necessary Fiction)之类的东西去填补这些空隙才感觉心安理得。

—尽管这一理论还没有相关的论证或者论据,但是从逻辑上似乎是可以说的通的,人的认知是发展的,但是发展的巨大空间也恰恰说明人们在认知上的巨大欠缺,不是么?如果是这样的话,科学技术对于人类认知提升具有重要作用,但是却无法让人们的认知或者对世界的感知达到完美的程度,这说明了科学对于我们生活的巨大推动和改善同时,也恰恰说明了科技进步没有终点,那么它从一个方面解释了宗教或者迷信的产生原理。我们从小所受教育都会标明——相信科学、拒绝迷信,但是对于无法认知的实物,我们又如何去判断它是科学还是迷信?因为一开始都无法认知的东西,不了解的东西,盲目或者武断的直接说是迷信或者谣言这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所以从本心来讲,我觉得不管现在还是未来,在迷信、宗教和真理、科学之间还会有一个模糊地带,随着科学发展和我们认知能力的提升,这一地带或许会变小,但是永远不会消失,因为认知无穷尽,科技发展无穷尽,而未知的世界对于我们人类来说更是无穷尽,我们所接触所认识到的未知领域只会因为我们能力圈或者活动圈的扩大而扩大!如下图所示:

20210113203706.png

身陷大牢里的爱德蒙·唐太斯终于见到挖了六年却不幸挖到另外一个牢房的法利亚神甫。 后来,法利亚神甫要求爱德蒙帮他挖地道:In return for your help, I offer something priceless…(为了报答你的帮助,我将给你提供一样无价的东西……) –My freedom?( –我的自由?)爱德蒙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Freedom can be taken away.(自由是可以被剥夺的。)法利亚神甫颇有些不屑,接着说道: As you will know, I offer knowledge, everything I have learned, I will teach you economics, mathematics, philosophy, science…(就像你将会知道的那样,我教你我知道的一切知识;我会教你经济学、数学、哲学、科学……)爱德蒙忽然又发现了值得自己兴奋的东西:…to read and write? (读 书、写字?) 利亚神甫愣了一下,发现这是个大字不识一个的家伙,颇有些无奈:…of course.(……当然。) 爱德蒙根本无法拒绝了: When do we start?(我们啥时候开始?)

神甫认为知识最宝贵,大字不识的爱德蒙却只知道自由最可贵。可是没有知识,精神怎么会自由呢?精神不自由肉体自由又如何呢?而精神的自由是谁也夺不走的。爱德蒙的重生从这里开始了,他开始识字,他开始能够深刻地思考,不再只是个动物,而是个可以天马行空的人——尤其在许多年后他重获肉体自由之后……

因为没有足够精巧的语言,也没有可以使用的文字,所以那些猴子不可能进行有效的交流和讨论。于是,猴子不大可能有机会发展出完整的逻辑思维能力,更不用说“科学地思考”。所以,猴子们最终都不可能搞清楚香蕉和开水是什么关系,只是得到了一个结论——香蕉是不能碰的——至于为什么不能碰,却被完全地曲解了。只看结果,不究原因,或者是乱解原因,是一种多么危险的想法和做法啊?正所谓“经验主义害死人”。 谈到这里,我们已经触及所有的学习过程,或者说知识传递过程中最大的障碍——“经验主义”。所有的人或多或少都是经验主义者,因为,前面已经提到过——所有的人获取知识的最为基础的手段就是通过“体验”。经验主义在一定的层面上是适用的,不能彻底否定它的重要价值。但与此同时,必须认清“经验主义”的根本局限。

首先,个体的经验有限。

一个特别能说明问题的例子是所谓的“强光喷嚏反射”( Photic Sneeze Reflex)。 现在我们已经知道这是一种通过基因遗传的特征,大约有 17%到 35%的人拥有这种“症状”。目前可信度较高的说法是,眼睛和鼻子的知觉受到同一条三叉神经的支配,所以,对于强烈刺激的防御反应混淆在一起引起了喷嚏的出现。具体说来,从眼睛进入的强烈阳光,鼻腔误以为是对自己的刺激,故以喷嚏的形式欲将异物驱逐出去。亚里士多德在他的《问题》第 33 卷就曾提到过这个现象,可是亚里士多德当时尽管自己有过体验也无法正确解释,更为困难的是,读到亚里士多德的文字的人,至少有 65%的可能性无法用自己的经验理解那段文字所记录的现象。

1798 年,英国化学家约翰·戴尔顿( John Dalton)发表了他那篇著名的《关于色彩视觉的离奇事实》( “Extraordinary facts relating to the vision of colours”)。科学家们从那时候才开始对“色盲”现象展开研究,对其作出更为全面、科学的解释。从统计数据来看,至少有 3%以上的人在色彩辨认上存在障碍。然而很容易想象,在此之前,色盲的人无法获得来自他人的任何理解,能够获得的可能只是嘲弄。

另外一些时候,无法突破个人有限的经验去理解周遭事物和他人,总是会带来惊人的灾难。 2004 年 12 月 1 日, 中国官方首次公开发布《同性恋白皮书》 ,称中国目前处于性活跃期的男同性恋者超过 1000 万人。 在一些开放的西方国家大约有 5%至 7%的男性承认自己是同性恋或者有同性恋倾向,女性稍低于这个数字。而按照世界公认的数据,即同性恋人口占人口总数的 2%到 5%的比例,中国大陆的同性恋总人数超过 4000 万人。并且这个比例相对恒定,同性恋人口 不因社会的压制或宽松而减少或增多,只有隐蔽与显露的区别。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人们总是异常痛苦于不被理解,并且那么强烈地认同“理解万岁”之类的口号的同时又常常无法理解别人——因为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受到自我经验的局限。而这也是经验主义的局限之根源所在。摆脱自我局限经验的难度有的时候无穷大,前面的三个例子可以很好地说明这个问题:有一些时候(其实应该是很多时候罢?)我们根据自我的经验完全无法想象他人的体验究竟是什么样的。

其次,群体的经验有限。

群体经验的局限根源来自于人类的寿命有限。目前还没有发现哪一个人的寿命可以超过 200 岁。可是,哪怕长达 200 年的时间,对于知识积累和消化来讲,也实在是微不足道。从公元前 3 世纪希腊哲学家阿里斯塔克斯猜想太阳应该是世界的中心到哥白尼提出日心说,大约经过了1800 年;从亚里士多德在《问题》第33 卷中记录“强光可能导致喷嚏”到现在科学家们提出相对可信的解释,已经过去了2300 多年。

达尔文的进化论,到今天也只不过是少数人真正理解并坚信的科学学说的真正原因在于,这是一个无法仅仅通过个人体验而获得的知识,甚至是整个人类群体自身的经验也无法涵盖的知识。人类中有谁有能力亲身体验从我们与猴子的共同祖先一直进化到今天的整个过程呢?如果谁真的竟然可以全程经历的话,就可以看到他的某些亲戚到今天还是猴子,而另外一些亲戚慢慢变成了大猩猩,而那些大猩猩的某些亲戚慢慢变成了黑猩猩,黑猩猩的亲戚后来有一些变成了猩猩;猩猩的某些亲戚最终变成了今天的人……可是,需要至少 200 万年,才有机会看到某些大猩猩进化成黑猩猩呢。

面对无法亲身体验的知识,人们往往会心存恐惧,因为人们害怕未知。而群体面临无法体验的知识,往往会表现为疯狂。有句话非常精辟,“很多时候,人们的善良出自于软弱,而他们的残暴只不过来自于恐惧。”哥白尼深知这一点,所以,直到临终时刻才敢于正式出版关于日心说的《天体运行论》。哥白尼的支持者布鲁诺就嫩了一点,或者说表现得勇敢了一点,结果就被烧死了。

克林顿的夫人希拉里就观察到这样一个现象,“所谓优秀的领导,能够把人们带到他们想去的地方;而所谓卓越的领导,能够把人们带到他们应该去的但是没想到过要去的地方。”能有这样的思考,能有这样的表述,说明希拉里不仅智商过人(据说超过 147),心智能力也足够强大,强大到可以理解那些“卓越的领导”的地步。

探索未知、寻求真理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困难都来自于如何正确地理解“甚至可能与现存经验相悖”的知识。从这个角度看,过去的宗教已经没有能力承担这个责任,必须让道于少数人已经把握、并且正在使用、也正在完善的方法手段——科学。

从这个角度上看,人类也许是地球上最尴尬的物种之一:长期的进化使人类发展到今天这个高度,但是,每个人在出生的那一刹那,实际上与其他的动物居然站在几乎同样的起点上,心智要从零开始进化。

据说,上帝为了不让古巴比伦人建成通天塔,于是就让人们说不同的语言。事实上,语言障碍从来都不是“不可逾越”的,顶多只是“难以逾越”。马可·波罗在 700 多年前,在没有“金山词霸”、不懂“艾宾浩斯记忆规律曲线”、既不“逆向”也不“疯狂”的情况下,学会了地球上最无从捉摸的、容易忘记、难以学习的语言——中文。今天,地球上掌握多种语言的人越来越多,然而,建造通天塔的另外一个障碍终于浮现了出来——很多“人”可能一辈子都不能摆脱的“经验主义”的局限。

在这个转折点上,“类比”依然有着神奇的力量。最关键的第一步是,记住并理解以上的例子,然后牢记这世界确实存在“与现有经验相悖的知识”。再把这句话变成现存经验,用它去类比未知。而后,必须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学习和掌握“科学方法论”,挣扎着进化成真正意义上的人类。当然,必须重申,谁都有放弃进化的权利。

—时间会改变一切,诚然,经验主义在某些方面有一定的用处,它是前人经过大量的实践获得的,所以说有一定的借鉴意义,但是不能“迷信”经验主义,比如:我的一位长辈曾经跟我说过这样的话,人在四十岁之前是靠能力工作,在四十岁之后要靠经验工作。这个话我们不去纠结它的对错,既然它被总结成一句话,那么就反映了这位长者对他工作方式和工作经验的理解,反映了他的工作状态,这也反映了上一辈人的工作理念。随着现代网络的发展,人的学习和进化渠道越来越多,比如李笑来老师就通过网络为大家讲课,播撒知识,所以让我们有更便捷的方式来获取新的知识,从而不断更新自己原有的知识结构,所以现在社会上普遍认同的理念是——终身学习(lifelong learning)。

“终身教育”这一术语是196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主持成人教育促进国际会议期间,由时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成人教育局局长来自法国的保罗·朗格朗(Parl Lengrand)正式提出,而逐渐被各国广泛传播和认同。

20210113/P96

赞 (0次) 打赏
X
打赏方式:
  • 支付宝
  • 微信
  • QQ红包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Github + Picgo + Typora 让本地文章放飞网络
下一篇:读《围城》后所感

本文由心岛原创或编辑,转载请保留链接【读书笔记之把时间当做朋友】https://www.liangxin.name/?post=1209

百度已收录!

本文标签: 读书笔记 把时间当做朋友

目前有 0 条评论